古代高考趣事:唐朝行卷宋朝糊名谁更公平

大家可能都已经习惯了糊名,也就是试卷上考生信息被遮挡,比如那句耳熟能详的“密封线内不要答题”。

甚至于还有一种行卷之风,就是考生可以拿自己的作品给达官贵人看,由此获得推荐。

比如还是考场新人的白居易就曾把自己的诗作给顾况看,顾况看到白居易的名字就调侃说,长安这种帝都,什么都贵,想要白吃白喝那可不容易。

好在看到了白居易的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,立马说能写出这样的诗句,在哪里居住都很容易啊。

像是杜牧这样的才子,写出了大家耳熟能详的《阿房宫赋》,找到了吴武陵给他推荐。

主考官崔郾很佩服杜牧的才华,但是还是和吴武陵说,不好意思呀,状元被人预定了。

后来在吴武陵的争取下,杜牧拿下了第五名,但是行卷之风已然堕落,从科举也可以看到晚唐颓唐之势。

甚至还专门招人誊写考生的试卷,避免认出笔迹,因此整个科举显得更加公平了一些。

也就是这个时期,宋朝的考生就比较欢脱了,也不怕得罪主考官,进士及第就是天子门生,因此也有了一些趣谈。

比如宋仁宗时期的郑獬,比较自负,但是省试的时候被主考官判了一个第五,于是就把主考官谢启中比作驽马和顽石。

两人自然势同水火,于是殿试的时候,谢启中就把一份很像郑獬的试卷判为落选了。

而那个无辜的,类似郑獬考卷的考生,却没处诉苦,甚至不知道自己被殃及池鱼了。

就连我们伟大的词人苏东坡也不例外,主考的时候遇到了一份卷子,很像是自己的李廌的风格,就很开心地说,这一定是李廌啊。

当然了,能和苏门六君子之一的李廌同样才华的考生,肯定也不赖,苏轼也没有乱来的。

再到后世的明朝,可能就有点矫枉过正了,当权的内阁大臣,基本上都不能让自家孩去科举。

据说唯一的例外就是杨慎,因为文名在外,考不上状元反而会被质疑科举的公平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